叛逆青少年教育学校
20年来我们一直坚持
关注青少年健康成长
青春期孩子叛逆怎么办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孩子问题

王小波逝世25周年:当我跨过沉沦的一切,向永恒开战的时候,你是我的军旗”

  • 发布时间:2022-04-11 18:19:22    来源:叛逆青少年教育学校    作者:tachgg
  • 今天是2022年4月11日。

     

    25年前的这一天,一个叫王小波的作家永远地离开了人世。

     

    听到他过世的消息,刘心武说:“世界上少了一个有趣的人。”

     

    在整个中国文坛,王小波都是一个特立独行、独一无二的存在。

     

    作家冯唐说他是“一个奇迹”、“一个好得不得了的开始”;

    翻译家林少华称他是“真正敢讲真话的人”;

    在妻子李银河眼中,王小波是“世间一本最美好、最有趣、最好看的书”。

     

    曾采访过他的李静说:

     

    “我敢打一百万个赌,他的作品将是被后世反复阅读的不朽之作。”

     

    从《黄金时代》到《我的精神家园》,从《万寿寺》到《沉默的大多数》,王小波带给过我们太多有趣,太多思考,太多警醒。

     

    他说:“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,他还应当有诗意的世界。”

     

    他说:“人的一切痛苦,本质上都是对自己的无能的愤怒。”

     

    他说:“我活在世上,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,遇见些有趣的事。倘能如我愿,我的一生就算成功。”

     

    25年过去了,斯人已逝。

     

    唯有永不褪色的文字,仍在打动着一代代人,比如你,比如我。

     

    今天,我们来聊聊王小波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01

    好看的皮囊千篇一律

    有趣的灵魂万里挑一

     

    王小波的长相,似乎是众所周知的“不大漂亮”。

     

    蒜头鼻,招风耳,嘴唇厚厚的,额头宽宽的。

     

    妻子李银河回忆两人谈恋爱那会儿,“我们两个都不漂亮。他的长相......实在是种障碍,差一点就分手了。”

     

    刘心武则说到王小波第一次拜访他,“一开门就吓了一跳”,“不客气地说,觉得丑,而且丑相中还带着一点凶样”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自己也调侃,“一想到你,我这张丑脸上就泛起微笑”。

     

    爱美之心,人皆有知。

     

    这样的印象,确也合乎情理。

     

    但在王小波有趣的灵魂面前,外貌简直成了最可有可无的东西。

     

    诚如刘心武所说的:

     

    “一开始对话,我就越来越感受到他的丰富多彩。两杯茶过后,竟觉得他越看越顺眼,那也许是因为,他逐步展示出了其优美的灵魂。”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据王小波自己说,他是一个沉默的人,在公众场合什么都不说,到了私下里则妙语连珠。

     

    小学老师对王小波的品行有个评价:蔫坏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可不乐意了,说,蔫我是承认的,因为老师让我站起来回答问题,我只会翻一连串的白眼,但是坏我绝对不承认。

     

    “我这人老远一看不是好人,走近了还是好人。”

     

    王小波写过一篇文章,名叫《一只特立独行的猪》。

     

    看似戏谑幽默的文字,实则不乏智慧的闪光。

     

    这只猪是他在插队时候遇到的,不仅身手敏捷,还会学汽笛叫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对这只猪甚是喜爱,说它“特立独行”,直呼其为“猪兄”。

     

    “我已经四十岁了,除了这只猪,还没见过谁敢于如此无视对生活的设置。相反,我倒见过很多想要设置别人生活的人,还有对被设置的生活安之若素的人。因为这个缘故,我一直怀念这只特立独行的猪。”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王小波的有趣,不仅在他的那些妙语连珠的文字。

     

    很少有人知道,王小波不仅是个作家,不仅会开货车,还是中国第一代程序员。

     

    早在1993年,电脑在中国还是个稀罕物的时候,王小波就已不仅能熟练使用电脑,还自己编了一套中文输入法,开发出了一个类似word的软件。

     

    《黄金时代》《红拂夜奔》,便是这样一字字敲下来的。

     

    甚至曾经有这样一种说法,说王小波的编程能力绝对不逊色于同一时期的雷军和马化腾。

     

    有很多中关村老板邀请王小波加入公司当程序员,思索过后,王小波还是拒绝了,他还是觉得写东西比赚钱更有意思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曾有名言,“一切都在无可挽回地走向庸俗”。

     

    可他自己是不庸俗的,他把“有趣”看作人生的最高立意。

     

    “我对自己的要求很低:我活在世上,无非想要明白些道理,遇见些有趣的事。倘能如我愿,我的一生就算成功。”

     

    这样来看,他的一生的确很成功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02

    你好哇,李银河

     

    说到王小波,就不能不提到李银河。

     

    那时候王小波从云南“病退”,几乎是狼狈地回到北京。

     

    北京不接受他,也不接收他的档案。

     

    迫不得已的王小波只好去了街道工厂当工人,还迅速地学会了一个姓刘工人的口头禅:子曰,完蛋操也。

     

    而这时的李银河,长得好看,上过大学,毕业后在《光明日报》做编辑,后来又进了中南海上班。

     

    两个看似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偏偏有了交集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交集是王小波写过的一篇小说《绿毛水怪》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王小波早期短篇小说《绿毛水怪》手写文稿插图

     

    李银河看到了,勾起了对作者强烈的好奇心。

     

    哪料到两人一见面,李银河颇为失望,王小波倒是一见钟情。

     

    他开门见山就问:“你有没有谈朋友?”

     

    李银河摇摇头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乘胜追击:“那你看我行不行?”

     

    两人糊里糊涂就在一起了。

     

    可是没多久,李银河邮给王小波两张电影票,说:以后咱们还可以是好朋友。

     

    这是要分手的意思。

     

    原来,两人实在太门不当户不对,李银河的父母也实在看不上这个有点傻、有点丑,还有点憨憨的王小波。

     

    王小波可不同意,好不容易追到的女朋友。

     

    他把电影票退了回去,说:

     

    “你应该从信纸上闻到竹叶青、二锅头等很多酒的味道,因为何以浇愁,唯有杜康。

     

    你应该去动物园的爬虫馆里看看,是不是我比它们还难看。

     

    还有,就是你也不是那么好看嘛。”

     

    这样的坦率、赤诚、真挚,还有点痞痞贱贱的感觉,还真是让人有些动心,难以拒绝。

     

    就这样,两人很快就在一起了,没多久领了证,有了自己的小家庭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1980年刚结婚的王小波与李银河在宿舍楼下合影留念

     

    而对我们这些读者来说,最不能忘却的,还是王小波写给李银河的那些动人至极的情书。

     

    它们被收录成一本书,名字就叫《爱你就像爱生命》。

     

    每一篇章的开头,都是这样的:

     

    “你好哇,李银河。”

     

    像情人的呢喃絮语,一遍遍呼唤着彼此的名字。

     

    他说:“不管我本人多么平庸,我总觉得对你的爱很美。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,连同它的怪癖,耍小脾气,忽明忽暗,一千八百种坏毛病。它真讨厌,只有一点好,爱你。”

     

    他说:“你想知道我对你的爱情是什么吗?就是从心底里喜欢你,觉得你的一举一动都很亲切,不高兴你比喜欢我更喜欢别人。你要是喜欢了别人我会哭,但是还是喜欢你。”

     

    他说:“做梦也想不到我把信写到五线谱上吧?五线谱是偶然来的,你也是偶然来的。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。但愿我和你,是一支唱不完的歌。”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王小波在五线谱上给李银河写的情书

     

    王小波和李银河,让我相信:

     

    爱情,仍然是世间最美好的事物之一。

     

    它和一切地位、年龄、金钱等外物无关,它只和彼此的灵魂有关,和真不真挚、纯不纯粹、爱不爱惜有关。

     

    但愿每一位亲爱的读者,也都能找到自己的“王小波”与“李银河”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03

    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1997年4月11日,王小波因心脏病突发,在北京一所公寓内去世,终年45岁。

     

    他去世的时候,妻子李银河正在英国做访问学者,唯一陪着他的,是电脑里还未完成的《黑铁时代》。

     

    追悼会上,放着王小波生前最爱的贝多芬奏鸣曲。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走廊上,站着一群面容悲戚的男子,约有三四十人。

     

    他们一律手捧着鲜花,神情肃穆。

     

    有人请他们到大厅里,一起去送送王小波。

     

    一个男子哽咽地说:“不用了,我们能站在外面送小波先生一程,就很满足了。”

     

    又过了一会儿,他突然喊道:

     

    “小波先生是个好人,他把我们当人。”

     

    这一群男子,是王小波和李银河做同性恋调查中的受访者。

     

    当大多数人都不能理解、不肯接受他们的时候,是王小波和李银河给了他们平等与尊重,给了他们发声的机会。
     

    他说过的:“不管是同性恋,还是异性恋,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总是让人敬重。”

     

    他为女性发声,为女孩子发声:

     

    “我承认男人和女人很不同,但这种差异并不意味着别的:

     

    既不意味着某个性别的人比另一种性别的人优越,也不意味着某种性别的人比另一个性别的人高明。

     

    一个女孩子来到人世间,应该像男孩一样,有权利寻求她所要的一切。假如她所得到的正是她所要的,那就是最好的——假如我是她的父母,我也别无所求了。”

     

    他教给人们何谓独立,何谓清醒,何谓良知:

     

    “话语教给我们很多,但善恶还是可以自明。话语想要教给我们,人与人生来就不平等。

     

    在人间,尊卑有序是永恒的真理,但你也可以不听。”

    纪念王小波逝世25周年:一生温暖纯良,不舍爱与自由

     

    《黄金时代》的书序里有这样一段话:

     

    “爱之者甘之如饴。厌之者摇头不已。始爱终弃者自感棋高一着昨非今是。

     

    王二的读者,没有中间状态。”

     

    喜欢他的人,觉得他有趣、可爱、真诚、清醒、纯良;

     

    不喜欢他的人,觉得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流氓,一意写性,下流无耻。

     

    但无论喜欢也好,不喜欢也罢,王小波,他独一无二。

    所有内容均来着用户投稿及网络整理收集,如侵犯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24小时内处理